首页
 
   用户名:
   密  码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用户注册!    忘记密码?
 
 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 - 协会动态
 
民间融资:比银行贷款更现实
 
发布时间:2009.09.10 新闻来源:南方农村报 浏览次数:
 
南方农村报9月8日报道:“哎,现在给你10万,要不要?”刘华突然精神亢奋,回头问老廖。

  “你?能有500块还差不多吧!”老廖一脸不屑。

  “我是说,要是农信社给你10万,你会不会马上跑过去拿?”刘华意犹未尽。

  “不敢想!”片刻的沉默后,两人一阵苦笑。

  两人都是五华县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社长,也都多次向银行求贷不得后,最终转向民间借贷。对于国有商业银行与民间借贷,他们情绪复杂。一方面,银行的冷漠,让他们愤怒地表示“以后不想再和银行打交道”,也因此对民间借贷心存感激;但另一方面,利息的差别又让他们冀望于国家,希望优惠信贷政策能把他们拉回到银行的怀抱。

  9月初,南方农村报记者的采访让他们又做起向农信社贷款的白日梦。

  抵押物堵死贷款路

  “三个女人一台戏”,刘华、老廖、李光三个大男人在一起,同样很热闹,为着在银行借不到钱的遭遇,他们情绪激动。

  他们仨,分别执掌着五华县三个农民专业合作社。一个种茶、一个种水果,一个搞综合经营。结果,没有一个不陷入资金的瓶颈。

  李光一语惊人,“都是合作社害了我们!”2006年,李光的银行账户上,曾静静躺着350万元,“那可以过多好的生活啊?”但从农业部一位老教授那里得知内幕消息,“国家将重点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”,李遂下决心,回家乡和老教授种茶。一个茶叶合作社,在李光等人的发动下,逐渐成长起来。

  如今,李光却不禁发飙,“光说重视有什么用,对合作社一点实际扶持都没有!”

  李光的愤怒,源于在银行贷款屡屡碰壁。对茶山的巨额投资,很快花光了李光的积蓄。李光开始跑银行,奔波多次,得到的却都是冷冰冰的答复,“合作社?没有特殊政策!还是拿房产证来抵押吧。”

  说到证件,一旁的老廖,急忙向记者摊开一堆证书。里面既有他以前公司屡屡被授予的“诚信”、“守信用”企业的评价证书,也有老廖2007年参加“中国第三届诚信企业名牌发展创新大会暨百业创新英才报告会”的履历。老廖觉得,自己的诚信不容置疑,但这一点都没用,还是要抵押。老廖实在想不通:“信用社,什么叫信用啊?”

  说到激动处,老廖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了近20张银行卡。他曾是多家银行的贵宾客户。丰富的银行经验让老廖觉得,“农信社和城市的银行一样贷款要抵押?搞笑!有房产抵押,大把银行可以拿到更便宜的贷款。”

  银行借不到,民间借贷成为三人的救命稻草。

  李光的讲述再度令人吃惊。熬了四年,借了多少?“80多万!”这意味着,按照民间信贷大多是3分月息的行情,李光一年的利息就要20多万。如此高额的利息支出,自然令李光直到现在仍对银行耿耿于怀。

  与银行的冷漠相比,李光非常感激民间借款这群热心人。通过朋友介绍,李光编织出了一个庞大的借贷网。他苦笑着说,“每个人的贷款金额大多3—5万,算一下人数,起码20多人吧。”

  一旁显得冷静些的刘华,回乡创业比李光晚一年,但借钱的渴望丝毫不减。当李光抱怨发展合作社光喊口号时,刘华则一脸向往地说,“重视合作社,拜托就给点贷款支持吧——让我熬过这两年就好了。”

  刘华最后通过民间借贷借了55万。比李光幸运,刘华找到了更大的老板,55万贷款仅分3笔,其中,有的只要2分月息。

  老廖则不愿意透露借款的金额,但讲述了更为丰富的借贷行情。向老廖放贷的七八个人,都是“主动提供借款”,利息从1分到3分不等。有时,为了周转快到期的贷款,老廖也借过5分利率的款。

  实际上,合作社贷款难的遭遇,集中体现了众多农民当前的贷款困境——1个农民贷不到,100个农民走到一块,还是贷不到款。采访沿途,老廖指着路边的两家油茶合作社,不禁感慨:“除了抵押,镇里10家合作社,有哪个能从银行贷到款?都得靠民间借贷!”

  市场催生老人借贷

  有多少农民需要民间借贷?

  对于这个不好回答的问题,海丰养殖户黎小平却郑重地告诉记者,“海丰85%的农户,在银行借不到钱,只能找民间借贷。”说罢,黎向记者强调,“我是海丰县的政协委员,说话是负责任的。”

  对于黎小平而言,银行同样是一个“爱之深,恨之切”的对象。黎小平认为,在农村普遍缺乏抵押物的情形下,银行不能总以无抵押物为由拒绝提供金融服务。他期待着,政府和银行能出台更人性化的贷款政策。例如,像他这样有公职背景的,可以量身订做政策,“一有坏账,15年内不给其在公职机构服务,这可以等同抵押品的意义”。

  当然,这只是黎小平一厢情愿的想法。最终帮他解决资金难题的私人借贷,很大程度上展现着海丰民间借贷的丰富形态。

  “虽然事先约定了借款期限,但是对方有急事或生大病急需用钱,则要马上还钱!”如此偏向贷款者的“不规范”约定,黎小平仍坦然接受。

  多年的民间借贷经历,让黎对这个市场的各种规则早已“处变不惊”。这是他的第N份贷款了,与之前不同,这次黎小平打听到的老板,是一位老年人。老人也放贷?“家里小孩给了一些钱,老人又没什么家庭负担”,与其闲置,不如拿来多赚些利息。不过,毕竟是老人的钱,则多了上述特殊条款。

  强大的借贷需求,催生了形形色色的借贷关系,老人借出养老金甚至是“棺材本”,在长期缺钱的人看来,早已见怪不怪。相反,能借到老人的钱,在黎看来,已经非常幸运。黎小平看到了太多借不到钱的悲惨结局。“在海丰县,据我所知已经有六七个养殖户,没钱买饲料,把养的鸡鸭活活饿死了。”带着同情,更多的是忧虑,黎小平向记者强调,“就这么白白饿死3000多只鸡鸭啊!”

  民间借贷并非都是高利率

  揭阳裕民生态种养专业合作社的吴社长笑着说,“农民借钱只能找私人!潮汕地区基本都这样。”

  “什么常规金融机构?民间借贷,比他们常规多了”。老吴的这个判断,既来自周围众多民间借贷的事实,也由于他自身已有5年民间借贷的经历。对民间借贷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  “资金紧张时,找朋友打听一下,一般很快就能找到私人借贷。”在老吴看来,民间借贷的广泛存在,已经能够实现与个人关系网络的正常对接。

  供求双方广泛而长期的磨合,产生了令人关注的利率价格。在老吴多年的经历中,虽然从1分多到3分,都是可能出现的利率。“但在潮汕地区普遍被借贷双方接受的,多是1分到1分5的利息,3分的已经偏高了”。按照换算,1分的月利相当于12%的年利。

  这个数字具有参考价值。一方面,据此前了解,目前某些常规金融机构,例如邮政储蓄银行,农业小额贷款的利率就在1分以上,由此看来,民间借贷也未必都是利率相差悬殊的高利贷;另一方面,当国内小额贷款公司获得金融业准入门槛,纷纷开始营业后,在这些机构也多执行1分多的利率。事实上,未获得合法身份的民间借贷,正是通过与合法金融机构同等的服务功能,才赢得了贷款人的认可。

  民间融资缺口有多大

  民间借贷对正规金融的补充意义,在部分地方已被官方认可。“国家银行既然没法满足农民的融资需求,就应该让民间借贷发挥作用。当然,目前还没法将其纳入统计与监管的范畴。”梅州市金融办副主任范利民说。

  另一方面,正规金融机构开始觉得,随着国家放开民间借贷的脚步加快,市场将出现新的竞争力量。五华县农信社信贷部副经理张云泉觉得,放开民间借贷,对农信社而言,将意味着资金被分流。在这种担心下,张提出,与其放开信贷市场,还不如给现有金融机构更多政策,“让农信社做强做大”,更有实力支持三农。

  实际上,在正规金融机构做强做大和民间金融彻底放开之前,广阔的农村融资缺口究竟有多大?在南方农村报推出民间信贷专题报道短短一周内,各地发来的短信反馈,为这个问题勾勒出一个模糊的答案。

  “做农民太难了,银行借不到钱,民间借贷是政府准许的变相高利贷,哪个农民借得起?”一位农民如此理解。

  “本社曾通过民间借贷解决融资问题。但由于民间借贷利息高,农业投入回报低,一般很难借贷。”另一位合作社的社长发来短信。

  在五华县,刘华观点很明确,“没有家产的不敢借钱,这是肯定的。”按照2分利率算,一年的利率为24%,对于许多工商企业,要有超过这个数字的年利润率(来负担借贷成本),难于登天。而对回报率低下的传统农业,这更是天价,只有像他这样进行规模化生产,才有盈利的希望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刘华、李光均为化名)

 
海傍水乡
陶瓷辊-廷鑫机械
历奇山庄
番禺质量技术监督局
工商行政管理局
中国中小企业信息网
服装机械网
中国干洗业
中国洗染企业
中国洗染机械网
番禺人才网
番禺沙湾镇商会
审批服务中心
番禺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
番禺区环保局
广州政府网
番禺政府网
沙湾之窗
番禺科技局  知识产权局
广东省国家税务局
广州市番禺区沙湾洗染机械行业协会| 联系电话:020-34870077 Copyright 2008 - 2010 www.xiranjixi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|